鸿彩彩票-鸿彩彩票官网

候能放了我的妻子和女儿罗飞良的手指抓在桌面

 “眼下可能就有这么一件好事。”军师指了指大屏幕,他和苏锐一贯是非常默契,前者在前线拼杀,后者在大后方同样能够在短时间内寻找到作战机会,前方后方并肩作战,配合无间。
 
    “什么?东洋山本组总部大厦被撞塌?”冯乐的眼睛瞬间释放出强烈的电芒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 
    “半个小时以前。”
 
    “军师,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?”冯乐异常凝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请求?你尽管开口便是。”军师早就十分相信冯乐的能力与嗅觉,这个年轻人总是能够给他惊喜。
 
    “借来的那一千亿美金,咱们能不能先不还?”冯乐挠了挠头,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想要借助这次山本大厦倒塌的机会做做文章?”
 
    “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多年以前恐怖分子的飞机撞塌了纽约的世贸双塔,造成了金融行业的重新洗牌,山本大厦的地位在金融界中虽然远远比不上世贸双塔,但是在东洋国内却举足轻重,如果能够充分的利用这次机会,说不定能够取得比这次狙击高旗银行更大的胜利?”
 
    “比一百亿美金还要多吗?”军师看着满脸乐观的冯乐,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。
 
    “不,这次真正的意义并不是能够获利多少钱,而是取得对东洋的长期布局。”冯乐的目光之中闪动着精光。
 
    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。”军师也是一点就透:“在这么多年里,东洋对本国的关键性产业都保护的非常好,绝对不会有外界资本进入其中,而这一次山本大厦拦腰撞断,无疑是把这种保护打开了一个缺口,只要用大批量的资金顺着这个缺口冲进去,那么就能够取得难以想象的成果。”
 
    冯乐真的是个金融天才,一般人遇到了这种情况,都会想着东洋的股票可能会狂跌,需要尽早抽身离开,可是这个天才少年却看到了事情的另外一面,借机完成太阳神殿在东洋的长远布局,就这么一手,军师都有些自愧不如了。
 
    “所以,谁能够抢先攻占前沿阵地,谁就能一本万利,一旦口子封死,那么外人再想进入,就比登天还难了。”冯乐把这个道理阐述的浅显易懂,但是实际操作起来恐怕要复杂百倍千倍。
 
    “那就快开始吧。”军师拍了拍冯乐的肩膀:“这一千亿美金由你全权掌控,如果不够的话,我再帮你调集资金。”
 
    冯乐的眼中闪过灼热的光芒,振奋的挥了挥拳头:“应该是够了,这一次只要能够抢在别人前面,我们会完全渗透进东洋的命脉产业中!”
 
    看这样子,这位少年天才三天不睡觉的纪录又要被延长了。
 
    “你总是那么不安分。”等到冯乐走后,军师看着大屏幕上所显示的山本大厦的废墟,自言自语,声音之中似乎是带着一丝笑意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罗飞良正坐在办公室中详细写着这次事件的报告,他并没有继续呆在机场指挥,苏锐已经亲自开着飞机带着山本极战飞往了东洋,并且切断了和地面的联系,他就算想要指挥也没法插手,干脆回来写报告了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,上官墨和钱万星风风火火的走进来,满脸的喜色。
 
    “看看你们两个,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,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,有什么事吗?”
 
    罗飞良怎么可能不头大,在宁海的地界上发生了东洋武士大规模杀戮华夏人的事件,他便是国安的首要责任人,不仅要对事件作出解释,后续的处理结果也要持续跟进,不可有一丝松懈。
 
    由于事情的性质实在是太过恶劣,上面的大佬也非常关注此事,据说那些大佬们已经召开了紧急会议,商谈对策,这一次东洋竟敢如此猖狂,看来不对他们施压是不行了!
 
    “头儿,让你说准了,我们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。”上官墨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,一口气灌下去,说道:“畅快啊,比夏天喝冰啤还要爽!”
 
    “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?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罗飞良皱眉说道。
 
    “那位爷真是了不得啊,怪不得当年能够一人单挑五大世家所有高手!”钱万星也满是兴奋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到底是怎么了?”罗飞良简直要被这两个手下搞得抓狂了。
 
    “头儿,你还记得多年以前恐怖分子撞塌了美国纽约的世贸双塔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记得,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忘记。”说到这儿,罗飞良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倒吸了一口冷气:“你是说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错,苏锐开着飞机,撞塌了山本组的总部!四十九层以上,全部倒塌!”
 
    罗飞良一下子推开桌子站起来,满脸的难以置信!这样的所作所为简直太疯狂了!疯狂到让人无法想象!
 
    “现在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全部都是这个消息,全世界的记者都一窝蜂的涌向了东洋首都!”
 
    “那苏锐呢?他有没有消息?”罗飞良连忙问道。
 
    “生死不知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上官墨的语气难得的沉重了一下:“由于撞击发生在东都的夜间,因此并没有人拍摄或者目击到撞击画面,私人飞机的驾驶舱是无法弹射跳伞的,当时山本极战也在飞机上,难道说……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上官墨自己都不敢往下说了,他之前光顾着看到这消息的兴奋,却忘记了可能带来的后果。
 
    如果苏锐死了,那么这一切也都没有了意义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419章 难言之隐!
 
    罗飞良的办公室陷入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沉默气氛之中,先前的兴奋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。
 
    山本大厦被两架飞机拦腰撞塌,第一架飞机的撞击倒还可以理解,可是对于第二架的撞击,所有人都有些想不明白,东洋本土的战斗机是如何不长眼睛的撞到大厦上的?
 
    钱万星似乎也是有些不确信了,他语气之中透着艰难:“我想,那位爷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吧?”
 
    “别说应该不应该,我要确切的消息。”罗飞良的声音有些沉重:“最后的撞击明显带有强烈的目的性,或许苏锐早就想到了这一点,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他如何能够从飞机上逃生?”
 
    “他会不会已经提前跳伞?”上官墨挠了挠头,貌似多年以前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击纽约世贸双塔的时候,整个飞机上有一百多人,同样无人成功逃生。
 
    “不是没有可能提前跳伞,但是你们别忘记了,飞机上还有一个该死的东洋上忍。”罗飞良似乎不太看好苏锐的生还。
 
    “说不定已经提前将其制服了呢。”上官墨说道,不过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理由也不是太确信。
 
    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罗飞良冷声说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我要立即向领导汇报。”
 
    钱万星撇了撇嘴:“他们可比我们知道的早的多。”
 
    “那也得商量对策。”罗飞良摇了摇头,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,你们出去吧,让我安静一下。”
 
    说罢,他闭上了眼睛,干脆不再理睬眼前的两个手下。
 
    上官墨对钱万星使了个眼色,两人轻手轻脚的出门之后,上官墨才说道:“我说星子,你有没有发现,咱们的头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。”
 
    钱万星若有所思:“你不说我还没觉察到,经你一提醒,好像还确实是这样,以前不管多苦多累,头儿绝对不会唉声叹气,可是你听听刚才,他已经叹了多少声?”
 
    “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?”上官墨说道:“自从那次苏锐被远威帮堵在电影院里的时候,我就感觉头儿有点不太正常,按照他以往的性子,就算明知不敌,也早就冲过去救援了,哪会推三阻四?”
 
    “当时的确是如此,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?从一开始到现在,他可都是坚定支持苏锐的,哪怕局里有人会说三道四,他也一点不睬。”钱万星思考了一下,才说道。
 
    “肯定是有人向他施加压力了,咱们怎么办,要不要找他问个明白?”
 
    “就怕问了也不说啊。”钱万星已经判定,罗飞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了。
 
    “咱们再细细商量吧,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寻找到苏锐的消息,如果这位爷真的死在了东洋,那么恐怕首都那几大世家得好好的大摆几天的流水席,咱们可不能让这些家伙得逞。”
 
    钱万星有些揶揄的说道:“话说,如果没有这五大世家,你这上官家的少爷也许能成为响当当的首都大少。”
 
    “放屁。”上官墨不屑的啐了一口:“我要是在乎这个,还会呆在国安的重案组里受这么多年的罪?不跟你扯淡了,我们快去寻找苏锐的消息,耽误了可就不太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们分头行动。”钱万星说罢,便快步跑出了走廊。
 
    上官墨看着他的背影,随后看了看罗飞良那紧闭的办公室大门,眼神中的锋锐精芒闪动了一下,转头向另外一侧走了过去。
 
    办公室中,罗飞良闭目沉思了一会儿,眉头始终皱着,神色似乎显得有些纠结。
 
    他犹豫了一下,终于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 
    “终于愿意打电话来了?看来你的耐性还算不错嘛。”那端传来的声音似乎带着一丝戏谑。
 
    “我的妻子和女儿怎么样了?”罗飞良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情绪,可是无论如何,他的声音之中都带着一丝怒意。
 
    是的,就是电话那端的这个人,在华夏十年黑帮大比武的时候,绑架了他的妻子和女儿!
 
    “鉴于你比较听话,所以她们在我这里过的非常好。”电话那端传来了啪的一声响,似乎是点了一根烟。
 
    “我要听听她们的声音。”罗飞良的声音有些颤抖,他知道绑架他妻女的人一定是拥有着显赫的身份,让他无法报警,更无法反抗,因为,以他国安重案组组长的身份,都没能在这件事情上查出任何的端倪!
 
    “你不需要听到她们的声音,我也同样没有任何必要来欺骗你。”电话那端的家伙优哉游哉的抽了一口烟:“你应该明白,只要你乖乖听话,她们就会过的很好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他继续说道:“当然,你只要有一点不听话,我就可以保证她们过的不太好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罗飞良的心脏猛然一紧。
 
    “你是个聪明人,也是个顾家的男人,应该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把她们的危险降至最低。”
 
    “你什么时候能放了我的妻子和女儿?”罗飞良的手指抓在桌面上,几乎都已经留下了几道凹槽!他的双眼之中充满了血丝,就像是随时准备噬人的野兽!
 
    妻女被绑架,他却什么都不能做,还有比这更憋屈更愤懑的事情吗?
 
    “很简单,心脏部位,一声痛苦的大吼!
 
    他一把推下桌子上的显示器,然后疯狂的踹着办公桌!
 
    这么多天压抑在心中的负面情绪,终于在这种言语的刺激之下彻底的爆发出来!
 
    “你要疯了是不是?”电话那端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:“你现在没有资格对我提任何条件,更不要出言不逊,最好摆清楚自己的位置,如果再让我不高兴,我说不定会搂着你的妻子女儿大被同眠,你的老婆倒还是风韵犹存呢,我不介意屈尊上了她。”
 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