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彩彩票-鸿彩彩票官网

这白骨右手还好端端的连在了山本极战的手腕上

 “啊!”罗飞良再次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!他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要被逼疯了!心中的那股怒火随时都有可能爆炸!
 
    只要是个正常男人,想到自己的老婆孩子可能遭受的屈辱,都会觉得要崩溃了!
 
    “你吼什么吼?这样就能救得了你的老婆孩子吗?”电话那端的家伙慢悠悠的抽着烟,欣赏着罗飞良的表现,似乎对方越是痛苦,他就越是感觉到开心和兴奋。
 
    真是妥妥的一个变态!
 
    “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能不能不要用语言来刺激我?”罗飞良倒在沙发上,已经是泪流满面。
 
    “只要苏锐死了就放了我的妻子孩子是不是?”罗飞良沉声说道:“东洋的山本大厦被苏锐开着飞机撞塌,在这种情况下,他不可能生还的!”
 
    “山本大厦固然是塌掉了,可是我并没有得到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苏锐已经死了,除非你把苏锐的尸体摆在我的面前,告诉我他确确实实已经是个死人,我才能放了你的老婆孩子。”
 
    罗飞良的肺简直都快要被气炸了:“如果苏锐的尸体被飞机炸碎了呢?”
 
    “那你也要找到一块碎肉,给我做dna检测,否则的话,我根本不可能相信那个家伙会死了!”电话那端的声音也开始了低吼:“一天找不着,你就一天别想见到你的老婆孩子,一年找不着,你就一年别见!如果三年都找不到,我保证你会看到非常刺激香艳的场面!”
 
    “你是个魔鬼!你是个变态!”罗飞良吼了两声,然后痛苦的哀求道:“我求求你,放过她们吧,放过她们,她们是无辜的,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她们不应该被牵连进来……”
 
    此时此刻,罗飞良终于低下了头,发出了哀求的声音!
 
    让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这样低声下气的哀求别人,真的比杀了他还要痛苦!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哈!我就喜欢看到别人求我!”听到罗飞良的哀求,电话那端发出了张狂而变态的笑声!
 
    “你很恨我吗?不,你不应该恨我,你应该恨的是苏锐,如果没有他,你的老婆孩子也不会这样,把你所有的恨意都往他的身上倾倒过去吧,只要让他承受你的恨意,你的老婆孩子的安全就能得到最大程度的保证!我知道你是一贯的挺苏派,所以何去何从,你自己抉择!”
 
    说罢,电话被挂断!
 
    罗飞良躺在沙发上,无助的望着天花板,目光之中满是痛苦!
 
    “谁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?谁能帮帮我?谁能啊!”
 
    罗飞良在办公室里不断低吼,可是却没有人能够回答他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另外一间昏暗的房间里,到处闪烁着仪器的指示灯,上官墨正坐在一堆仪器中间,戴着耳机,仔细的听着什么,眼神之中的精光就从未消散过。
 
    “头儿,抱歉,我监听了你的电话。”
 
   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他放下耳机,久久沉默。
 
    :感谢紅龜仔、xiao玉米、zsxleee、神剑、star5546、儿帅哥兄弟的月票支持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420章 工艺品成型!
 
    此时,苏锐正和张紫薇并肩站在甲板上,看着碧波万顷的海面和翱翔风中的海鸥,感觉到心旷神怡,这么多天来的疲惫之色已经尽去。
 
    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休息,张紫薇的神色看起来也是极好,从东洋坐船回华夏只需要短短的两天,她转过头,看着苏锐的侧脸,忽然心中生出一种感觉——希望这两天的旅途可以变成两个月,甚至两年。
 
    人都是生活在凡尘俗世之中的,不可能永远的置身事外,生活也不可能总是尽如人意,总是有太多的担子需要承担,跑不掉也躲不开。难得有个可以放松的机会,这样的时光让人如此留恋。
 
    张紫薇自嘲的笑了笑,嘲笑自己居然生出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来,自己和苏锐本来就是两个阶层乃至两个世界的人,自己单方面的倾心于他,就像是丑小鸭恋上了白天鹅——而那只丑小鸭,就是自己。
 
    还是好好的管理经营青龙帮吧,这样或许可以把彼此之间的距离拉的近一些。
 
    “我们貌似耽误了回去的行程。”苏锐被海风吹得眯起了眼睛,笑着说道:“估计那黑帮十年大比武已经把我判定弃权了。”
 
    今天正是十六强的淘汰赛,估计那准备面对苏锐的对手已经做好了弃权的打算,但苏锐却没有出现在赛场,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估计要让那个家伙乐疯掉了。
 
    “远威帮、英雄会、漠狼帮全部退赛了,这场十年大比也失去了之前应有之义,有英拉基和周显威在,估计青龙帮能够轻松的拿下最后的冠军。”张紫薇说道,她的眼中透露出淡淡的遗憾之色。
 
    多么美好的景色多么美妙的气氛,苏锐却在和她聊工作。
 
    “等回去之后,把信堂的人手全部派出去,集中力量排查漠狼帮和山本组之间的关系,山本组能够派出死士来狙杀严氏父子,说明他们之前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
 
    “我回去之后就立刻着手办这件事。”张紫薇点了点头,那么好的景色,聊起工作来实在是太煞风景了些。
 
    两个人说完之后,便继续无话,趴在栏杆上看风景。
 
    不远处,几个抽着烟的男人正贼笑着看向这边:“喂,那美妞不错,身材纤细还胸挺屁股翘的,也算是个极品了。”
 
    说这话的男人带着黑框眼镜,看起来黝黑而干瘦,头发油光锃亮,但是一身耀眼的名牌却让人无法忽略他的存在。
 
    “我就说嘛,坐船回来比坐飞机可刺激多了,你想啊,在茫茫的大海上,什么样的艳遇遇不到?说不定就能遇到个泰坦尼克号式的一夜情呢,坐飞机最没劲了,才两个小时的航程,能干什么?都不够在卫生间里来一炮的。”
 
    几个人的对话不堪入耳,目光都在张紫薇的身材上来回打量着,似乎根本不在意她身边还有个苏锐。
 
    “那姑娘是不错,怎么着,你还想吃一口?你没看到人家身边都有主了吗?”
 
    “有主又怎么样?咱哥几个可就专喜欢吃有主的女人,别有韵味好不好?”
 
    “是啊,家明就擅长这一口,上一次这货参加他一个朋友的婚礼,结果趁着新娘换敬酒服的时候锁上房间门就把人家给上了,那时候人家新娘子还穿着婚纱呢。”
 
    原来,这个黝黑干瘦的男子叫家明,听了朋友的话,他笑眯眯的,话语之中充满了自得之意,说道:“你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当时我上那个新娘子的时候,化妆师还在一旁看着呢,紧接着我把化妆师也上了,虽然长相都一般,但是足够刺激啊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样干,就不怕人家新郎官知道之后找你拼命?”
 
    “那有什么,他就算知道也不敢,我白家明的名字可在那里摆着呢,他敢来找我算账?再说新娘子为了自己的声誉也不会说出去的,所以人妻玩起来才足够刺激啊。”
 
    “那咱们哥几个去把那姑娘给就地解决了怎么样?”
 
    “当然,难得遇到一个这么极品的,必须要得手,兄弟们一起玩才痛快。”
 
    白家明乐呵呵的抽了一口烟,色眯眯的说道:“等她身边的男人走开,就是我出马的时刻。”
 
    对于他来说,这种泡妞行为实在是太司空见惯了,比吃饭睡觉还正常。
 
    就餐时间到了,苏锐和张紫薇去餐厅吃了个饭,然后说道:“你先回房间休息吧,我去看看金泰铢。”
 
    张紫薇端着一杯热咖啡,摇了摇头,笑道:“我去甲板上吹吹海风。”
 
    苏锐走到金泰铢的房间前,刚刚打开舱门,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气息,被呛的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 
    “我去,你也不知道散散味道。”
 
    苏锐也只是抱怨一下而已,他也不会真的去拉开窗户,否则外面的旅客闻见这种味道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。
 
    金泰铢一天都没出房间,非常认真的在完成那一件“工艺品”。
 
    这位以严肃著称的太阳神卫正严格践行苏锐的命令,对山本极战手上的每个关节,每个肌腱,每个软骨,每一寸皮肤,都进行了细致的“处理”,并且他还记住了苏锐的另外一条要求——慢。
 
    他所有的动作都像是放慢了很多倍,而在这种情况下,越是慢的话,越是会加重人的痛苦程度,速度慢上一倍,痛苦就相应的增加一倍!
 
    十指连心,这句话绝对不是虚言,在这个被“精雕细琢”的过程中,山本极战被痛醒了很多次,又晕过去了很多次,他看着眼前沉默无声没有丝毫动容的男人,终于意识到,自己所谓的狠辣,跟这个男人相比,真的是连小儿科都算不上了!
 
    削掉了所有的皮肤和血肉之后,山本极战平时握刀的右手只剩下了森森白骨!
 
    白骨之上带着道道血迹,看起来更加的触目惊心!
 
    而更让人心颤的是,金泰铢并没有把他的右手砍下来之后再进行“加工和雕琢”,这白骨右手还好端端的连在了山本极战的手腕上!看起来会感觉到头皮发麻!
 
    而现在,在剔去了右手之上所有的血肉之后,金泰铢竟然开始了雕刻骨头!
 
   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的神经到底有多么的粗壮,面对这种恶心瘆人的场面,他的手指都不带抖一下的!
 
    看到苏锐走进来,金泰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站起身来,说道:“大人。”
下的东洋顶级上忍,看到自己握刀的右手变成了这个样子,会不会心如死灰?
 
    “在来到华夏之前,你就应该想到这样的后果。在向华夏人挥出第一刀的时候,你就应该做好被报复的觉悟。”
 
    山本极战看了看自己那变成白骨的右手,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金泰铢和苏锐,忍不住用沙哑的声音喊道:“你们就是一群魔鬼!”
 
    “我们是一群魔鬼?”听到了这话,苏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,接连冷笑了几声,说道:“我们不是魔鬼,我们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,但是在面对你们这些毫无人性的家伙之时,我们宁愿变成魔鬼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语气很平淡,但是听到这句话,山本极战的内心之中莫名的升起一股冷意,这种冷意很快的扩散全身,深入骨髓,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!
 
    “山本,你或许不知道,在我们华夏,有一句老话。”苏锐看着一脸怨毒之色的山本极战,冷冷说道:“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!以血还血,以牙还牙!”
 

相关阅读